吾爱文学网吾爱文学网

那条秋裤,我未曾拥有你

发表日期:2017-11-08 | 来源:吾爱文学网 | 点击数:

导读: 那条秋裤,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里,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它的模样,二十多年来,每每想起它,我就全身充满了力量,支撑着我不断进步,不断向前。

“五香面哦五香面哦,又能炒菜又做汤嘞,东院炒菜西院香,不香不要钱哦”“床单被罩枕巾枕套高领衫秋裤袜子嘞”……四年级的暑假,高耸的大山里、茂密的松树林中,天天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有声音洪亮气吞山河的独奏,有密切配合整齐划一的和声,那声音穿透茫茫松林,时常引得自由翱翔的雄鹰驻足聆听。

一群衣衫褴褛、瘦小饥黄的孩子,每天早早相约来到大山上,他们挎着筐、拎着篮,有的手握长长的木棍,有的手持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进行着一项伟大的事业——采蘑菇。他们经常被树枝榛柴刮破本就打满补丁的衣服、擦伤被日光曝晒并张满黑皴的黑黢黢油亮亮的皮肤,他们每天被冰冷的露水打湿整条裤子,黑色胶皮底鞋往往啃咬不住湿滑的泥土,造成人仰马翻。他们经常遇到拳头般大的蜘蛛,舒服的躺在硕大的丝绒网上,面目狰狞恶狠狠的拦住去路,他们见惯了各种大蛇小蛇的肆意挑衅,面无惧色果断挥起镰刀、木棍、裤腰带等各种战斗工具,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短兵相接的遭遇战,战场上的表现甚至已经成为孩子们开心取乐直至封王拜相的重要参考。

我就是这群孩子中的头,在屈指可数的到镇上赶集的过程中,学会了一段段自卖自夸又朗朗上口的段子,同时也成了我统领这帮孩子的口号,我带着他们一起上山,却从不与他们一起踩蘑菇,多年的劳动上山经历练就了我飞快的脚力,当我在山顶上喊出一段段子的时候,他们在半山坡大声唱着段子报告着自己的位置,当他们到达山顶的时候,我已赶到了山脚下,唱着一个又一个段子,呼叫他们下山回家。此时的我向来都是盆满钵满,敏锐的嗅觉与熟悉的大山环境,可以使我找到鲜为人知的处女地,有时会特意放过一些尚未张大的蘑菇,几天后再去带她回家。我的小伙伴们则不能有如此大的收获,以成绩论英雄,也奠定了我的王者地位。

在南山回家要经过一条大河,每到这里的时候,烈日当头,下河喝水、跳河游泳、给蘑菇洗澡的场面也使我至今记忆犹新,回家的路上撂倒几颗苞米,嚼起甜甜的玉米秸秆,即解馋又充饥。每到这时,村子口那棵大柳树下都会坐满了打牌的人,他们靠打牌熬过最热的中午,为下午下地劳动储备了充足的体能,放松了精神压力,也增强了邻里之间的和睦关系。对我们进行点评表扬也成了他们的必做功课,谁踩的多、谁踩的大、谁连筐底都没盖满等等都要品头论足一番。这时候,踩的多的孩子的家长显得极其神气,大有颐指气使耀武扬威的架势,踩的少的就会极力掩饰内心的低落与不满,扒一些对方不光彩的陈年旧事进行回击,以挽回自己丢失的可怜的颜面。我向来都像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的样子,高昂着头在一片赞扬与嫉妒声中阔步回家。

那时的家庭贫困如洗,父亲外出打工一天不过二十几块钱,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要到钱补贴家用,母亲一个人照顾三个孩子与七十多岁的爷爷,辛苦营务那七八亩薄田,下地劳动、洗衣做饭、缝缝补补占满了她的全部时间,我多么希望她能有机会出现在村口的大柳树下,享受一次另人羡慕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哪怕只有一次!两个姐姐也全身心投入了农忙与家务之中,母亲见我每天收获颇丰,毅然把我从农活中解脱出来,家里逐渐挂满了一串串粉红色的胜利果实,也承载了家人更多的期望与梦想。那年暑假,我赚了二百元钱!

快开学时,父亲回来了,那天父亲带上那二百元钱特意带我去镇上赶集,久违的叫卖声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新出的段子吸引我忍不住侧耳倾听,我高兴的在不大却嘈杂热闹的集市上跑来跑去,父亲授予了我最大的权力,让我自己去挑选些需要的东西,我知道,这是收获的时刻,这是属于我的时刻!我想到母亲那双鞋已破旧不堪,一不留神就会在秋收中扎脚受伤,我想到天气逐渐寒冷,每年冬天姐姐的手都会长满冻疮……我一一为她们挑选了东西。这时,一条白色的带有蓝色花点的秋裤深深吸引了我,漂亮的颜色与厚实的质地让我爱不释手,我慢慢抚摸着它,却又慢慢把他放下。

父亲看到了我的样子,对我说:买了吧,我果断的说:不买!却未做任何解释。我不能花去太多钱,我知道还有很多重要的地方重要的事情需要钱,父亲看出了我的想法,一句话也不再说。那条秋裤,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里,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它的模样,二十多年来,每每想起它,我就全身充满了力量,支撑着我不断进步,不断向前。

那条秋裤,我未曾拥有你,却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优美散文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