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文学网吾爱文学网

寄予Wendy汪

发表日期:2017-08-25 | 来源:吾爱文学网 | 点击数:

美文导读: 2015-3-6凌晨40分结束这2个小时的叙述,记得做自己,祝幸福。

 

当你看见这份邮件,或许我的老Q已经不用了,和你相识已有一年多了,对这相识我又该说点什么呢:冥冥之中注定的开始如同它的结束。

2014的新年,那时我什么也没有,春节时父母为我到处找人牵线相亲,说了几次始终没同意相亲。不记得是初几的早晨,父亲嬉皮笑脸的跑到我床头,说有个亲戚家有两个女孩,大一点的漂亮些,小一点的勤劳些。也许是实在不好意思再拂了父母的意,我就答应了下来,母亲说姐姐和我生肖相冲不能配,其实她忘了前几年算命的跟她说过:一生好命,八字太硬,需降婚。如果信算命的,那么配与不配对我的命来说正好相反。最后我选择了跟你联系,因为勤劳两个字,在我看来勤劳的人运气自然都不会太差,人也会更踏实一些–对人的这种理解来自于我的父母与家庭。

后来与你聊了一段时间,因为自身的工作的原因,我一直考虑着该什么时候和你见面,在我的计划中那应该是5月份或者更晚一点,那段时间我一直再寻着工作,怕如果真的开始我该怎么维持和你的关系,至少未来是不能不考虑的。聊天中你跟我说了你的学历以及你的工作,其实这些我早已有了了解,出于本性,对很多事情我都会做最坏的预想,然后再在这预想之下来评判一些东西。而对于感情我没有太多的要求,聊着合适看着合适就已能让我决定是开始还是结束。

事情总是在人还没准备好就必须发生了,尽管我拖延着时间,见面还是比计划的早了一个多月,开始只是抱着见一面的态度去看看,因为那时的自己太不适合开始一段我想要的以婚姻为终点的感情。见面吃饭聊天,后来有次你问我对你们家几个人的印象,我说你哥感觉像个老大的样子,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也就是那天喝了点啤酒后他让我们出去走走时,我从他酒后眼神里看到了些熟悉的东西。那天我们去爬了山,你带我吃饭以及没有看成的电影,你团购了吃饭的地方,让我连付钱的机会都没有,那也是第一次看见手机团购这个事物,它的快捷让人惊讶却也让我感到尴尬。后来你找了个有书的热饮店,面对面坐着,你说玩对眼,谁先眨眼谁算输,我自是不敢玩,怕你从我的眼神中看出太多的东西。

感情却是个让人不能控制的东西,那以后经常在QQ上聊天,因为钱包的问题,我克制着不与你太常态化的见面。4月1日的时候,你在Q上说我们不太合适,我试着做了挽留,那夜我也一直没有睡着,第二天就跑去上班的地方找你,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吃饭又是你团购的,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对这段不该有的开始,有了犹豫与警惕,同时有了慢慢不见然后结束或者慢慢等待这段日子过去,然后能真正的开始我所需要的那段关系。现在想想或许我更适合《何以》中那种揣着保证书的恋情。

接下来的日子中你回过一次家,应该是父母的劝说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一个周末你问我怎么没到家找你玩,那天一起打了羽毛球,晚上你坚持着把我送到公交车站,因为看着天要下雨,所以我故意多等了几趟公交车。在站牌盘蹲着的时候,你用手摸了下我的额头,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摸了一下你的额头,那是我第一次触碰到一个异性,那时心中有个声音说就是她了。那天我从背后抱起了一下你,你后来在电话中问我为什么抱你,其实本来我想正面抱一抱你,一想感觉太过突兀,所以选择了这种另类的方式。后来我上了公交车,提前一站下了车,一边走着一边等不及的拨通了你的电话,其实只是怕你一个人走路太无聊,顺便陪你说说话。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很快乐,我和家人与朋友说着你的事,我也以为生活从此因为多了一个可以触碰到的人而更生动了。我在计划着怎么处理好尴尬的钱包与对幸福的向往之中,我依然要克制着自己见你的冲动,寄希望于时间,让它慢点让这段感情进入成熟,却又希望它快点,好让我度过这段无奈的职场新人期。让我意识到钱很重要有两次,一次是外公生病的时候,第二次就是这段时间。

接下来让我印象深刻的见面有五次:
你问我对对象的标准那次,我已记不起那是哪天,只记得那时一天夜晚,你我在黄山路上往回走,聊着聊着你问起我找媳妇的标准,我说只要不丑,对我好点,对我父母好点就行,其实我忘了说,这样我就会对她好一辈子。之所以我会说这个标准,是因为我知道我父母对我很好,而我却又总是控制不住跟我妈吵吵,所以希望以后那个她能帮我多爱一些我父母,同样我也会用心的对待她的父母。对于这些的认识基本上是来自我父亲。那天我试探着说:你不就是我媳妇么,你却给了我一个否定的答案。

第二天你因为要当伴娘,所以去商场买鞋子,我还是没忍住的跑去找你,度过了很糟糕的一天,也就是那天晚上,你在QQ上说:算了吧,这是你第三次的表达,我也痛快的答应了,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还记得那天在啃德鸡我拍的那张你的照片么,对于你的迷茫我无能为力,所以我选择了不言不语,如果一段感情不能给人以快乐反而让人感觉累,那结束是最好的选择,时间不对人又怎么能是对的呢。

此后的一天,记得那天天气不算好,零星的有些小雨,我还是到了你家楼下,在楼下站了一个多小时后给你发了一条信息,问我们是否还是朋友,那种没有性别的朋友,顺便叫你下来请你吃饭,确是欠了你好几顿饭的,你也大方的答应了,吃完之后你买了很多生活用品,帮你送回去的时候坚决着没有进屋,我是怕以朋友身份见到你家人的尴尬。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忙着工作,忙碌让我淡忘了那段踟躇的日子。

接下来的一次见面,应该是你考从业资格证没通过的那次,见面是很早就说好的,我请你喝酒吃龙虾,那天又爬了次山,在山底的时候聊到对单身与婚姻的看法,我能感觉到你对感情的婚姻的看重。谁说不是呢,没有感情的婚姻那是多么让人的绝望的事情,而对于一个清醒的人这是多么的不能忍受,也许若干年后当年轻的心老去,会有着另外的感悟,但现在的我们还是如此的年轻,年轻的相信着期待着有段让人为之奋不顾身的情感。感情的不能勉强我很早以前就已明了,因为我喜欢不了那个在年少时喜欢我的人,我只能对她说对不起与给予那么无力且浅薄的祝福。

最后一次比较长时间的独处,是除去那天公司停电后去你家之后,那天你带了羽毛球拍,在山脚下那个公园的一个亭子里,分别吃了半个西瓜,我聊了很多关于我的朋友的事情,你偶尔说着些你的看法,晚上吃的是快餐,又是你拉着给的钱,把我跟你换的那长20的新钞用掉了,面对你的懊恼,我并没有下去找收银要回那张钞票,性格使然让我很少刻意的去做某些事情,相反的会认为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它或许有着更深的意义,我本就是个相信宿命的人。

从那以后的日子,我基本上都避开特殊的日子与你交谈,正常的网络交谈,大多以我没事找事开始,以你的冷淡回复结束。你的做法对你我都好,我开始淡忘了很多东西,也不用去猜测某些东西,但有些事确是不那么容易忘记,我所能做的只是不那么快的在回忆中想起,人和人的相遇与相知到相离自有定数,缘起缘灭于岁月之中,有时由于各种原因缘起时无法把握,只能无奈的看其流逝,缘灭之时只能淡然处之。来时相惜去时勿念。

2015年的大年初二,天下着雨,母亲特意到你家的铺子买东西,她是想看看你,我知道她是在徒劳,只是不想违了她的意思,买完东西回去的路上,天下着雨我们却只有一把伞,母亲冒着雨往回跑,看着雨中母亲的背影,我有了更清晰的决定,更清醒的明了我要的是什么,不让父母操心是每个为人子的本分,孔子说万事由真诚的心出发那就不会有问题,自己真诚过那就够了,强求只能让人痛苦。

对了,在车上我跟你说的故事,我没告诉你结局,那床被面后来被无意落下的烟灰烫了一块,你看缘起缘灭多么的真切,世事早已注定了它的开始与结局,看不清的只是处于间的人,看的清也是看不清的那个人。知道很多事却不说出,也许是怕说出了缘就少了一分吧。

2015-3-6凌晨40分结束这2个小时的叙述,记得做自己,祝幸福。

日志文章精彩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