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文学网吾爱文学网

情感故事口述男按摩师

发表日期:2017-08-13 | 来源:吾爱文学网 | 点击数:

导读: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熟悉店内业务,和其他美容师交流交流,店内的美容师基本都是马来西亚华人,没有一个超过25岁的,作为美容师,她们也很注意保养,所以一个个看着都很养眼,尤其是做美容师的基本都很开朗,时不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熟悉店内业务,和其他美容师交流交流,店内的美容师基本都是马来西亚华人,没有一个超过25岁的,作为美容师,她们也很注意保养,所以一个个看着都很养眼,尤其是做美容师的基本都很开朗,时不时的有人走过来调侃:“帅哥,你做按摩哦,啊呀,我们有福了,整天帮人做脸,腰酸背痛,下次你一定要帮我按摩哦。”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是怎么样,但是心里是一阵阵激动,妈的,没有女客人,这帮美容师也值了,大不了一个个全吃掉。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的一本正经。慢条斯理的给她们介绍我能做的按摩,什么中式推拿,瑞士推油,泰式按摩,引的一帮女生双目发光,恨不得抓着我马上去试试。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店长走了过来,这里用E来代替吧,E姐是马来西亚华人,26岁,长相还算可以,就是不笑,从我进店开始就一直板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习惯,E姐对我说,晚上有没有空?我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哦,没有,就是腰特别酸,想找你帮忙推一下。”E姐回答道。屁,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就是想试试我有没有料,搞不好就是老板C姐指使的,看看我是不是真有说的那么好,我痛快的答应了。

  E姐把我领到了一间美容间,调好按摩油就开始脱衣服!当时我就傻了,整个人楞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实话,一个人看视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紧张感,但是当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女人在你面前一件件脱下衣服,并且你知道你马上还能在她身上任意揉捏的情况下,我想没几个人能受得了。

  转念间,E姐就已经脱的只剩bra和t-pack,靠,t-pack,居然是我最喜欢的丁字裤,还是黑色的,我瞬间就硬了,E姐慢悠悠的爬上美容床,面朝下趴好,解开bra扣,从侧身拉了出来,递给了我,我发誓,当时我是颤抖着接过bra的,就在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外面电话响了起来,我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冲了出去,几分钟后,在平复了激动心情的我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手已经不抖了。

  而E姐,仍然用那个诱人的姿势趴在美容床上,露出布料几可不计的动人弧线,“开始吧”,E姐吩咐道,哦,回答中,我开始了早就应该做的事,我取出一块大毛巾盖在了那个让我内心无比澎湃的胴体上,深呼吸了一下,脑里一边努力回忆视频中看的手法,一边手掌相叠在腰部按了下去,“开背”,按摩的第一步,一个按摩师按的好不好,基本从开背就可以感觉的到,很硬,这是我的第一念头,果不其然,美容师真的很辛苦(新加坡店长基本是由比较有经验的美容师担任),随着我一路按上去,E姐的身体也由刚开始的僵硬无比慢慢松软下来,“哦,原来你也没有给男人按过的经历啊”我心里想到,5分钟后,开背完成,我慢慢往下拉毛巾,一直到臀部,并把毛巾捻在了丁字裤里,褪出大半个臀部。

  倒了点按摩油在手上,我稍微揉搓了一下,就从颈部往下退去,由于男人的手很大,而我的尤其大,当推到腰部的时候,基本可以把整个腰包住,就这样,我依瓢画葫芦,一点点的按摩E姐的整个背部,而心里也慢慢活络开。

  大概15分钟后,我实在不知道还应该按什么步骤了,于是把毛巾又盖回到E姐背上,转而走到床的侧面,准备开始按腿,我掀起毛巾的一角,露出整条大腿,一瞬间,我眼睛亮了起来,尽管房间的灯光昏暗,尽管我有300度近视,但是,我还是看到我没有拉回去的丁字裤空隙间露出的E姐的整个**,而那神秘的幽径,离我的脸不到1米的距离,我平静没多久的心又开始澎湃起来,手也跟着颤抖起来,就这样颤抖着我双手按上了E姐的小腿,颤抖着滑上大腿,脑子一片空白,眼睛一直死盯着看,裤裆里面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和手上传来的滑腻慢慢唤回了我的感知,我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E姐,你的皮肤真好,跟10几岁的小妹妹一样滑,E姐,E姐。靠,丫居然睡着了。

  猛然间,我心里闪过一个压抑不住的想法,她睡着了,我不是干什么她都不知道吗!我咽了口口水,润了润跟火烧一样的喉咙,一边急速在脑里转着各种想法,我加大了点力度,大拇指在E姐屁股上滑过,又问了一句,这样的力度可以吗?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刚想低下头把鼻子凑上去的时候,眼角不经意瞄过E姐的手指,靠,手指弯曲,丫在装睡,有过按摩经验的都知道,屁股两边的承扶穴和环跳穴是大穴,按上去会有酸痛感,一般人忍受不了。

  而刚刚,我用力按到臀部的时候她肯定是受不了酸痛,手指都有点扭曲,知道她装睡后,我心里更加不平静了,她到底是装睡鼓励我为所欲为还是看我到底是不是正人君子?我摇摆不定,靠,不管了她,我往外扒了扒腿,让她下体更清楚的显现出来,然后倒了一大把油在手上,在大腿根部来回揉捏,不得不说,那些教学视频和平时在我爸脖子上的训练还是有用的,搓,捏,揉,按,推,拿,18般手法被我全部加强在了大腿根部,而装睡中的E姐,呼吸也慢慢沉重起来,屁股也慢慢翘了起来。我强忍不不去触碰那慢慢湿润的秘境,手指一点点在周围划过,慢慢的,E姐从沉重的呼吸开始转到慢慢扭动,她已经没法装睡了。

  就在E姐把屁股翘的足够在肚子下面塞个枕头的程度时,我手指在外阴不经意的撩过,顿时,那挺巧的弧线泛出一阵抖动,白花花的臀部上传出的震动传到我手中无疑给了我更大的勇气,我保持手部动作,轻轻的低下身子,慢慢的把鼻子凑到光滑的屁股边,一阵深呼吸,传来的除了按摩油那幽幽的清香,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一股能引出男人内心深处那头猛兽的原始迷香,我空出一只手,飞快的用假装成指头的舌头在花瓣间滑过,然后回到原来的姿势,心跳的已经快爆出来了,我激动的不能自已,老子多年的愿望啊,现在就摆在我面前。

  就在我准备探秘那最终幽谷时,E姐突然开口了,前面不按吗?哦,要的要的,我赶紧回答,E姐抓着毛巾,转了过来,还不忘往上提了提内裤,结果,我一点眼福也没有享受到,E姐就严严实实的把自己盖在了毛巾下,我老老实实的按完肚子,大腿,另外做了个头部按摩,算是大功告成。退出房间等她穿好衣服出来,我不迭的送上一杯热茶,讨好的问到:E,怎么样?“还可以,力度很到位,就是手不太老实”E姐面无表情的发表意见,丝毫不见10几分钟前翘着臀部在床上扭动时的那股骚劲。我舔了舔嘴角,故意装专业的说道:“主要是怕你尴尬,以前都是客人脱光了按摩,其实更舒服,但你是我上司,我也不好把你当客户。”

  “脱光了?那不是给你看光了吗?”E姐脸色微变的说道,“所以啊,我们要准备纸内裤,万一粘到按摩油也没关系,客人要不穿也无所谓,我都看到腻了。”我继续发表专业意见“嗯,确实是这样,好吧,明天开始,我就会让销售开始推广你的服务,另外你准备好配套建议销售价和多一些名堂,我先回去,你收拾一下就关店回去吧。”说完,E姐扭动臀部走出店门,我分明看见,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她瞄向我下体的眼睛中闪出的那丝饥渴眼神,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我关上门,马上冲进房间,翻出丢在换洗桶内的毛巾,开亮灯光仔细寻找,果不其然,这娘们用毛巾擦下体了,毛巾的一个角上全是水,一摸,粘粘的,手指一动,拉出一条晶莹的长丝。我闭上眼睛,一手拽着毛巾狂嗅,一手掏出早已抗议不已的XX,一阵狂撸,脑子里不断回想刚才E姐翘起臀部露在我面前的光滑下体(新加坡这里的女人几乎全部都会剃下体的毛),几分钟后,我一阵抽搐,无力的躺倒在美容床上。

两性情感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