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文学网吾爱文学网

男人自述怎么骗女人的

发表日期:2015-07-11 | 来源:吾爱文学网 | 点击数:

导读: 妻,其实是被我骗来的。第一次相识的时候,我就有意在她面前卖弄文学才华,用《围城》、《简爱》等中外爱情经典狂轰乱炸。于是,头脑单纯的她,竟很快稀里糊涂地爱上我。 爱上我并不悲惨,悲惨的是两天过后,她就中了我的计。为了获得她的芳心,从来没有下过

男人自述怎么骗女人的

妻,其实是被我“骗”来的。第一次相识的时候,我就有意在她面前卖弄文学才华,用《围城》、《简·爱》等中外爱情经典“狂轰乱炸”。于是,头脑单纯的她,竟很快稀里糊涂地爱上我。
 
爱上我并不“悲惨”,“悲惨”的是两天过后,她就中了我的“计”。为了获得她的芳心,从来没有下过厨的我,将袖子扎得老高,挥汗如雨的洗菜做饭,还买来一包瓜子让她坐在一旁嗑,“赏鉴”我的勤劳模样。果然,不知是计的她芳心大悦,以为碰到了一个绝好的“家庭主男”,这辈子可以享受清福了,于是立即在私底下决定委身于我。
 
那两天我不顾疲倦,鞍前马后为她效劳,吃尽了“人间的苦”,完全像一个忠诚而任劳任怨的奴隶,感动得她在背后绝对不止偷偷流泪三次。
 
看到已经获得了她的“许可”,察言观色的我,心生一计,特意上街买了一只身子还不很成熟的“鸡姑娘”回来,然后把它宰了。我把鸡放进脸盆,并盛了一盆满满的自来水,开始拔拉鸡毛;可是鸡毛很不好拔,我一用力,竟将鸡的整块皮毛一齐扯下来。她见状,笑得前仰后合,并作出了一个绝对令她以后悔青肠子的决定:你歇着吧,还是我来干!
 
我本来就一直等她的这一句话,听她这么一说,连忙放下手中的鸡,退到旁边让她接手。她提来滚沸的热水倒进脸盆,把鸡浸了个透,然后将它拉出盆子,放到地板一把一把地拔,一身的鸡毛很快就被她轻松地拔光了。
 
吃饭的时候,她笑眯眯地跟我说:“看你一副笨手笨脚的模样,算了,下回洗菜做饭就让我来做吧,你去看书。”闻言大喜过望的我,心想:反正你现在已属于“我的人”了,从今往后我也不用再费力“讨好”你,才巴不得你如此主动说呢。我心花怒放,但表面却不动声色;而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接手,便永远也摆脱不了洗菜做饭的“命运”。
 
随着恋爱的深入,我的惰性慢慢显露无遗,而她好似没有什么警惕与防备一样,极其自然地操持着每天的厨房活计,我则开始翘二郎腿了,并且一天比一天翘得高,等到她似乎发觉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结婚以后,情况似乎更加不妙,妻每天都要忙里忙外。看着妻像蜜蜂一般穿梭于厨房,懒惰的我却已完全感觉心安理得;有时她回来迟了,我也要等着她回家亲自煮菜做饭。
 
好几次,妻疲惫不堪地从单位回家,以为桌子上一定会摆放着热腾腾的饭菜等着她,没想到一进门就发现厨房还是冷冷清清的,锅碗瓢盆依然藏在“深闺”,便禁不住抱怨起来:“难道你就不会做一次饭菜?我再迟回来,你也要等我做,真是苦命!”自知“理亏”的我心中明白妻心烦,就不吭一声,尽量让她先发泄一通怨气。
 
平心而论,我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只是妻长期的过度“呵护”和“纵容”,才让我慢慢变得如此“不可救药”的。孩子上小学后,妻不仅每天要继续穿梭于厨房,而且还要不厌其烦的给儿子辅导功课。我怕孩子缠着,影响我看书或者欣赏NBA,便常“故意”大声训导他,结果孩子一做作业,就指名定要他妈去教;如果妻在做饭,叫我去辅导,儿子就大喊“不”,“老实”的妻只好一边辅导儿子的功课,一边替我们做饭。
 
妻经常幽怨地说:“对于你来说,这个家就像饭店一样,每次一吃完饭,筷子一撂,嘴巴一抹,就跑去翘二郎腿喝茶、看电视,从来没有帮我一次忙。你真太幸福了,老公!”而我总是笑嘻嘻地对她道:“其实你不懂我的良苦用心。我让你做饭做菜,是给你提供减肥的机会。”
 
“我才不稀罕这样的机会呢!”妻听了,用劲撇了撇嘴。
 
妻有时还朝我假嗔道:“天底下没有看过像你这么懒的人!”我调侃她道:“人家是家长呢!难道家长要下厨吗?”“家长算个屁!我原以为嫁给你肯定不用我下厨,没想到你以前的勤快都是做样子的。你变化得太快了。”
 
“是呀,我以前是‘奴隶’,可现在已经升到‘将军’啦!”我狡黠而得意地笑道。

-------------------------------------------

作者简介:江文明,1970年生于福建永定,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龙岩作协理事,签约作家。已在各类报刊发表小说、散文等300篇,出版了《土楼装饰了我的梦》、《石扁头》等著作。


两性情感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