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文学网吾爱文学网

故乡在流年岁月里吟唱,游子灵魂何处安放

发表日期:2017-03-29 | 来源:吾爱文学网 | 点击数:

导读: 张凤英1当游子的脚步离故乡越来越远的时候,回望故乡的炊烟已经不见了踪影,游子的灵魂就像没有着落的蒲公英一样不知道会飘落在何方,更不知该安放何处?记忆里,故乡的门前有一天清澈见底的小

壹粉原创|故乡在流年岁月里吟唱,游子灵魂何处安放

张凤英

1

当游子的脚步离故乡越来越远的时候,回望故乡的炊烟已经不见了踪影,游子的灵魂就像没有着落的蒲公英一样不知道会飘落在何方,更不知该安放何处?记忆里,故乡的门前有一天清澈见底的小河,河水一年四季缓缓地流淌。那里是我经常玩耍的地方。每到晚上开饭的时候,奶奶就会垫着小脚在院墙上悠扬地喊一声:“秀娃!回家吃饭啦!”我回头望去,故居的屋檐下就会升腾着淼淼的炊烟……

我恋恋不舍地离开那小河,望着故居屋顶上泛起的清幽微光,看看奶奶在院墙上露出的笑脸,答应道:“哎!奶奶,我回来啦!”然后我就加快了脚步,甚至是小跑着路过那崎岖不平的石板路,回到奶奶的怀抱中。这情景曾经多次出现在我温暖的梦境里。

时光里飞扬着历史的尘埃,透过灰蒙蒙的尘埃我看见打谷场上的石磙子和场院里的杂草,打谷场已经很久每人使用了,故乡的耕地荒了,房屋旧了,院子里充满了荒凉。游子梦中温馨地农家小院不见了。曾记得儿时有月亮的夜晚,一家人会围着爷爷坐在院子中央,爷爷的故事就开始了,那故事里都是一些善良的狐狸精和好心的鬼魂,她们大都是女性,都是那种妩媚的样子,都是那种有多重变化的精灵。她们经常出现在光棍的屋里,给他们做饭洗衣,然后飘到很远的天上去了,令光棍汉怀念不已。有时候,她们会出现在静夜里读书人的房间里,陪书生读书到天亮,然后公鸡一叫她们就悄然离去了。儿时的我好盼望着有一个这样美丽的精灵来到我的身边,我希望她给我当妈妈,哪怕一个晚上也行。因为那时候妈妈不在我身边,我太想念妈妈了。

有月亮的夜晚,比我大十二岁的小叔叔会领着我们村里的孩子玩捉迷藏,我们有时候藏在打谷场的麦秸垛里,找人的一方会大声的呼喊:“着火了!”吓得我们就自动地跑出来了。一次邻家的哥哥藏在麦秸垛里,我们无论怎么吓唬他也不出来,于是我们很扫兴,回家睡觉了,邻家哥哥在麦秸垛里一直睡到天亮,醒来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

2

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已经出嫁的姑姑会回到娘家来求救,奶奶很疼爱姑姑,会从粮仓里装满一口袋谷子给姑姑带回去,姑姑家表哥哥表弟弟一大堆,吃饭像虎狼一样,粮食总是不够吃。这时候,大舅也会来我家,他牵着一头毛驴,毛驴背上驮着布口袋,里面都是穿的衣服,有奶奶用的针线盒布料,有我的花裙子,还有我爱吃的芝麻烧饼。大舅在我家住几天,会带着我到县城去赶庙会,我穿着花裙子,骑在毛驴背上,穿过村子中间的街道,看着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心里美得像吃了蜂蜜一样……

那时候大舅就已经40多岁了。大舅没有成亲,也没有孩子,总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每当到县城看庙会的时候,大舅总是把我扛在他的肩上。大舅给我买冰糖葫芦吃,对我说:“人家都说外甥狗,吃饱喝足就要走。你是不是啊?”我说:“大舅,我就是您的亲闺女,我要永远和您在一起。”

大舅没有想到他自己会在五十二岁的时候有了一双儿女。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那年是正月初十,一个寒冷的日子,俗话说:“春风吹破琉璃瓦”。就是说正月里虽然是春天了,但天气还是贼冷贼冷的,能把房顶上的琉璃瓦冻碎了。

大舅一个光棍过日子,起床很晚。一开门冷不丁的拥进一群人,都说:“大伯,大伯有喜事了。”大舅很纳闷,这几个侄小子们又来开什么玩笑。

只见后面扭扭捏捏进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手里拉着一个女孩。母女两人都穿着破烂的衣服,瘦的皮包骨。一个侄子拽住妇女说:“过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大伯父,光棍一条,有钱有粮食,为人正派,你要是有意的话就点点头,说句行。”

那个妇女看了看院子里的猪圈,又看看屋子里的粮食囤,把头点得像鸡叨米似的,说:“行,我愿意。闺女,叫爹。”那个女孩子冲着大舅叫:“爹,爹!”

就这样,大表哥他们把一个来村上要饭的乞丐母女给大舅说成了媒。大舅告别了他的单身生活,给女孩当起了爹爹。原来,女孩的亲爹和女孩母亲离婚了,亲爹倒插门去了别人家,丢下母亲、哥哥和女孩一起过生活。由于哥哥和女孩都岁数小,不能干农活儿,家里穷得叮当响,只好要饭吃。他们的母亲听说了大舅的情况就决定嫁给大舅做媳妇。女孩也很喜欢老实敦厚的大舅,进门就叫爹爹。第二天,她的哥哥也来了,还带来了家里的户口。从此兄妹两个都改了姓氏,都随着大舅姓谷。男孩叫孝顺,女孩叫爱心。我看到这一切,心里很不舒服,心里琢磨:“大舅有了自己的儿女,还会喜欢我这个外甥女吗?”

大舅不管我心里怎么想,依旧和以前一样对待我,赶庙会的时候,还是把我扛在肩上。让姐姐和哥哥跟在后面,买了冰糖葫芦给姐姐一支;哥哥一支,我一支。夏天买两条一模一样的花裙子,姐姐一条,我一条。后来,姐姐有了对象嫁人了,我也远走他乡了。哥哥娶妻生子了,还是与大舅一起过。

随着岁月的流失,大舅老了,上80岁了。身体还硬朗。就是干力气活不行了,不如以前了。哥哥嫂子都劝大舅不要劳动了。有他们给大舅养老。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谷孝顺和谷爱心的亲爹来了。他说,他可以给谷孝顺很多钱,条件是跟他回李家村,改姓李。他还说:“我是你们的亲爹,你们应该跟我亲。跟我回李家村,给我养老送终。”

大舅说:“孩子们,我虽然是你们的养父,但是我爱你们。你们感觉怎么样幸福,就怎么样处理吧。”

谷孝顺和谷爱心给养父跪下了,他们声泪俱下地说:“爹爹,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收留了我们,不嫌弃我们,让我们读书,把我们抚养成人,您就是比亲爹还要亲的爹,我们不能离开您。”

大舅被哥哥姐姐的爱心打动了,我也被哥哥姐姐的善举打动了。没想到,他们虽然不是大舅的亲儿子、亲闺女,在关键时刻,他们选择了大舅这个养父。哥哥对我说:“我们这叫做知恩图报,不能忘恩负义。当然亲爸爸那里我们也会尽量照顾的。多么温暖而朴实的话语啊!话语里充满了故乡的味道。

3

小叔叔高中毕业后在生产大队里当会计。他白天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劳动,晚上给生产大队记账,由于他对工作负责人,处理事情公平,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喊他“诚达会计”,他的名字叫张诚达。

那年秋收以后,生产大队组织社员们修理河渠,小叔每天跟着大家在工地上干重活,一直忙到半夜才回家,回家后随便吃点饭,接着计算全大队的账目。结果劳累过度,心脏病发作去世了。第二天早上,队里的年轻人来叫他出工,发现他坐在椅子上,一手按着账本,一手扶着算盘,睁着眼睛僵硬了,煤油灯还在亮着,他没有做完队里的账目,死不瞑目啊!他的事迹感动了社员们,大家给他举行了村上唯一的一次追悼会,生产大队给他做了最好的棺椁,隆重地把小叔埋葬了。送葬那天,上到80岁的长辈,下到呀呀学语的孩子都来了,他们说:“诚达会计是一个舍己为人的好人,我们村所有的人都受到他的恩惠,我们一定要他这个光混汉走得风风光光的。”于是小孩子们抢着给小叔打魂灵帆,同辈人争着给小叔挖墓穴、做棺材、烧香念经。我哭的很痛心,因为我知道小叔叔再也不能陪我玩耍了。

日月如梭,故乡如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路已经修到村口,电灯电话已经都有了,农家乐也办得红火起来。可是提起故乡我仍然很伤心,原因是我的小叔走了,疼爱我的大舅也走了,爸爸妈妈也不在了,故乡的长辈们都离我而去了。我儿时的小河不见了,小时候的青山被采矿人挖得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活力!小伙伴们都已经离开故乡出去打工了。我的魂牵梦绕的故乡已经没有了!我的心啊,不由自主地响起一支乡愁的歌,它唱得我心痛如刀割啊,骨裂如山倒啊!我的灵魂在和故乡一起悲歌……

读者文摘精彩推荐: